會員招募1000_80 (3)

王金華:高級社工職稱評定今年將開通

2015-05-04 09:37   新京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民政部社會工作司司長王金華表示,今年將出台《關於加強社會工作專業崗位開發與人才激勵保障的意見》。該意見將就我國社工的崗位設置做出規定,並會對各職稱級別社工的最低工資水平作出具體規定,同時還將開通“高級社會工作師”的職稱評定。屆時社工人才將在崗位、薪酬和職業上升通道方面獲得政策支持。

[摘要]薪水不高、上升空間有限,多個社區存在年輕社工流失現象。

高級社工職稱評定今年將開通

研究生畢業後,王玉燕和於章龍到海淀東王莊社區做起了社工。2009年,北京啓動大學生社工計劃。新京報資料圖

近日,北京公佈第九屆社區居委會換屆選舉工作的意見,明確支持離退休黨員幹部等羣體參選,同時,候選人要求從此前的“年富力強”調整為“身體健康”。

2009年,北京啓動大學生社工計劃,計劃實施第一年,報考人數達到16200人。但這種火爆如曇花一現。據媒體此前報道,2009年招聘的1984名大學生社工中,到2010年僅剩不足千人,人員流失率近半,部分區縣的流失率更是高達2/3。

多個社區工作人員表示,應屆生學歷高、年齡輕,給社區工作注入新鮮活力,但是社工薪水不高,上升空間有限,一些年輕人户口到手後,便頻頻跳槽。

為減少社工流失,除對於社工學歷、年齡等方面的要求逐漸調整之外,相關部門也在研究制定政策。據瞭解,北京市今年將研究制定高級社會工作師資格認定意見,並加快建立社會工作專業人才薪酬保障制度。

近三分之二流失率

2009年到2011年,海淀區曙光街道先後共招錄大學生社工17人,但目前仍在崗的只剩6人

李莉是曙光街道怡麗北園社區的黨支部副書記。2009年,研究生畢業後,她作為首批大學生社工,被招錄到曙光街道。

幾年來,經李莉筆頭兒出來的各種材料報告,塞滿了幾十個檔案盒。“13年我們建六型社區,14年海淀區創文,還有就是評比充分就業社區、地震示範社區、垃圾分類社區,每個活動都得做文件。”

李莉寫熟了,領導也放心讓她做。“李莉他們這些大學生文筆好,幹事快。”怡麗北園社區黨支部書記許春燕説。

相比之下,東城區北新橋街道的工作人員感觸更深。

北新橋街道的社工多是40歲以上的中年人。2010年,該街道推行網格化管理,這下問題來了,“好多老社工對電腦都不太懂,更別説搞明白網格化平台了。”街道辦一名工作人員説。

幸好,街道當時有一批大學生社工,他們組織培訓課,讓大學生社工當老師,教大家用電腦。網格化管理順利完成。

然而好景不長,2011年開始,年輕社工陸續辭職,到現在整個街道僅剩5名大學生社工。

北新橋街道的情況並不鮮見。

2009年到2011年,海淀區曙光街道先後共招錄大學生社工17人,目前仍在崗的只剩6人。

據媒體此前報道,2009年招聘的1984名大學生社工中,到2010年僅剩不足千人,人員流失率近半,部分區縣的流失率更是高達三分之二。

曾經的“香餑餑”

2009年,北京市實施大學生社工計劃的第一年,計劃招聘2000人,但報考人數達到16200人

事實上,大學生社工職業曾經是個“香餑餑”。

2009年開始,北京市實施大學生社工計劃,決定在三年內招聘5000名大學生社工。因為能夠解決北京户口,北京掀起了一股社工報考熱。

根據統計,2009年,北京市實施大學生社工計劃的第一年,計劃招聘2000名大學生社工,但報考人數達到16200人,到2010年,人數又增加到17500多人。

據市委社工委相關負責人介紹,招聘計劃提前一年時間完成,到2010年,北京市共選聘了5434名應屆大學生和期滿“村官”到社區工作。

李莉正是2009年開始做社工的。那一年,她從北京林業大學碩士畢業,得知社工招聘,她報了名。

李莉説,當年的就業形勢比較困難,班裏很多同學都沒能留在北京工作。“做社工,首先是有一份工作了,然後還能解決北京户口,還是給政府做事。我當時心裏很滿意。”

除了落户,基層工作經歷是大學生社工吸引人的另一個優勢。

和李莉同一年到曙光街道的,還有兩名北京籍大學生,其中一個上班不到一個月就離職了。李莉説,她留下來一直幹,是因為想要兩年的基層工作經驗,作為報考公務員的敲門磚。

據《人民日報》2011年報道稱,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表示,除特殊職位外,當年北京市級機關招錄公務員,具有兩年以上基層工作經歷人員的比例要達到100%,區縣要達到80%。

兩千多元的月工資

李莉去年12月的工資條顯示,當月她實發2753.67元。而2013年北京市職工月平均工資5793元

不過,這種火爆只持續了一年多。2010年大學生社工招考,與17500餘人的報考人數相比,近半考生棄考社工的新聞更令人驚訝。

一位主管社工工作的官員曾坦言,棄考人數之眾,確實始料未及。

27歲的張義(化名)是河北保定人,大學畢業後,便幹上了社工。夫妻倆在薊門橋附近租了一間房,8平米大。

前不久,妻子懷孕了,這讓張義的焦慮陡然增加。

雖然已是社區居委會副主任,張義現在的月工資只有2800多塊錢。“我老婆也是社工,我們倆每個月的工資加起來,只有5000多塊錢,想讓家人來照顧她,但租個大一點的地方,不是太貴就是太遠。”

張義的工資也並非沒有漲過。

北京市委社工委提供的資料顯示,2008以來北京市三次提高社工待遇。2008年所有社工年平均漲薪700元,2010年平均每人漲薪900元,2011年漲薪800元。相關負責人表示,“三次漲薪,平均每人每年上漲了2400元。”

李莉給記者展示了她去年12月份的一張工資條,“職稱收入”、“基本工資”、“工作津貼”等,再扣除應扣的保險,當月她實發2753.67元。

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市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2013年度北京職工平均工資69521元,月平均工資5793元。這意味着,即使已是社工中的“中層人員”,李莉和張義的工資仍僅為前一年全市職工平均工資的一半。

海淀區人大代表石玉玲曾關注社工問題,她在給區人大的一份建議中提道:“社工的薪酬一共漲過3次,每一次都是在千呼萬喚中一次次專門出台政策調整的。而工作任務繁重、職業晉升渠道閉塞也是大學生社工離職的重要原因。”

曙光街道社工辦的一位負責人也表示,社工編制比事業單位低,級別也少,一個居委會只有1到2個正職,晉升上來不容易,而且到了正職也就到頭了。“年輕人比較關心自己的發展前景,社區的發展機會少,激勵機制相對比較差,這是個事實。”

建立薪酬保障制度

今年將出台意見,對各職稱級別社工的最低工資水平作出具體規定,同時開通“高級社會工作師”的職稱評定

前不久,李莉考上了上地街道的公務員,“我家住在清河,這次考到上地街道,離家挺近的,這幾年的辛苦也算沒有白費。”

與李莉積累工作經歷的目的不同,“我當初就是為了户口來的。”張義説這話時,神情坦然。不過,幹了三年,他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這份工作,“但馬上要有孩子,我要養家,如果待遇再不提高,可能我也要想想自己的出路了。”

和他有一樣想法的大學生社工,不在少數。與張義一批到曙光街道做社工的林樹(化名),目前也正在求職,“户口落實下來了,有了新的工作,可能就走了吧。”

據介紹,今年內全市社會工作專業人才總量要達到5萬人,而目前本市持證社工為1.79萬人,缺口巨大。

為了減少社工的流失率,各區縣早已陸續出台措施。2011年起,海淀區實行新政策,招聘的大學生社工必須幹滿3年才能落户;西城區去年招考社工的公告中,一項條件是“具有北京市西城區城鎮户籍或具有北京市城鎮户籍並長期在西城區居住”;今年石景山社區黨組織和社區居委會換屆選舉,鼓勵從居住或户籍在本社區的黨員中選拔社區幹部,最大限度實現社區黨組織和居委會成員“本地化”。

同時,北京市對於社工學歷、年齡等方面的要求也在逐漸調整。

近日,北京市公佈第九屆社區居民委員會換屆選舉工作的意見。意見稱,此次社區居委會換屆將明確支持離退休黨員幹部等羣體參選。和上屆相比,進一步取消了“老幹部”參選的年齡門檻;且候選人要求從原先的“年富力強”調整為“身體健康”。

在“門檻兒”調整的同時,相關部門還在研究舉措,加快建立社會工作專業人才薪酬保障制度。

民政部社會工作司司長王金華表示,今年將出台《關於加強社會工作專業崗位開發與人才激勵保障的意見》。該意見將就我國社工的崗位設置做出規定,並會對各職稱級別社工的最低工資水平作出具體規定,同時還將開通“高級社會工作師”的職稱評定。屆時社工人才將在崗位、薪酬和職業上升通道方面獲得政策支持。

北京市相關部門也表示,今年將研究制定高級社會工作師資格認定意見和社會工作員考核辦法,並加快建立社會工作專業人才薪酬保障制度。

新京報記者 吳為


  • 微博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