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羅觀翠:2020年,仍為社工行業“留不住人才”擔憂

2020-06-28 09:42   善城廣州 投搞 打印 收藏

0

41年前,她也見證了香港社工從無到有的過程,一步步走到今天;不同的是,內地社會工作仍有很遠的路要走。她説,“如今政府大力發展社工服務,但高校社工本科專業教育正在收縮,社工行業依舊沒有給到足夠的穩定感,怎麼留住人並與機構以及項目一同成長,是如今社工行業必須面臨的問題。”

羅觀翠被譽為“華南地區社會工作專業先導者”,多年來不僅培養了眾多社工人才,還創辦了廣州首家社工機構。如今,從中山大學退休的她依舊沒有閒下來,仍在從事社工實務併為社工行業“留不住人才”感到擔憂......

羅觀翠

廣州市啓創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總監

2019年度中國十大社工人物

日前,第十屆(2020)社工年會評選出2019年度中國十大社工人物。廣州市啓創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總監羅觀翠名列其中,成為獲此殊榮的又一廣州社工人物。

在中國十大社工人物的介紹中,她被譽為“華南地區社會工作專業先導者”。2002年,羅觀翠從香港來到廣州,開始在中山大學擔任社會工作系主任等職,2008年創辦廣州首家專業社工機構。

此後十年間,廣州社會工作行業發展迅猛。羅觀翠覺得既熟悉,又不太相同。

41年前,她也見證了香港社工從無到有的過程,一步步走到今天;不同的是,內地社會工作仍有很遠的路要走。

她説,“如今政府大力發展社工服務,但高校社工本科專業教育正在收縮,社工行業依舊沒有給到足夠的穩定感,怎麼留住人並與機構以及項目一同成長,是如今社工行業必須面臨的問題。”

“從頭開始,來廣州當志願者”

1971年,羅觀翠剛從香港中文大學畢業,就在貧困社區開始了自己的社會工作實踐。多年後,羅觀翠時不時跟自己的學生聊起當年趣事——穿超短裙,拉上音箱,她直接去到木屋區給女性做性教育科普。

“那時候的香港,社會工作同樣是剛剛起步。”羅觀翠還記得,有的社會邊緣青年見她就喊“羅姑娘”,而她總有辦法把這些人培養成社區志願者。也是那些年,香港社會工作得到大力支持和發展。

後來,羅觀翠在香港城市大學任教,擁有不錯的薪資和穩定的未來。1988年,北京大學舉辦了第一次國際社會工作研討會,香港和內地之間的社工專業交流逐漸增加。但在與內地的一次次教學交流後,她做了個大多數人都無法理解的決定——辭去香港的一切工作,在廣州“從頭來過”。

彼時,廣州社會工作教育剛起步,中山大學社會工作系僅有一名專業教師,而實務發展更是從零開始。辭去香港全職受薪工作的羅觀翠,在中大租了一間房子,開始“每週三天香港,四天廣州”的雙城生活。

工資降了不少,未來無法預測,只為了助推廣州社會工作的事業?別人對此不太理解,羅觀翠卻很放鬆,“我就是來當志願者的。”她説,既然想在這裏撒播社會工作的種子,就得埋頭苦幹尋找本土化的可能性,想要一心二意或者照搬其它地方的經驗,絕對不可能成事。

中大社工專業初創期,她投入大量精力摸索課程設置,初期無論做課程設計,還是採用教學方法都是小心翼翼。

黎玉婷是中山大學首屆社會工作專業畢業生,她還記得,大學本科學習的後半段時間有大量的專業課,但中大社工專業只有羅觀翠和賀立平兩位老師,專業資源不夠,“當時羅老師從香港邀請了很多社工領域的資深人士來廣州訪學交流和上課,有的後來還成為中大社工系的主力老師。”

此外,羅觀翠在邀請社工或相關專家給學生分享社會工作經歷外,還鼓勵大家多實習,要求學生要實習滿800小時。在她看來,社會工作注重研究解決個人、家庭、社區問題的方法,必須要少空談,多實幹。

“大家覺得效果很好,於是傳開去了”

可問題來了:社會上還不瞭解社會工作,當時找不到專業對口的實習機會。

沒有機會,那就創造機會。2004年,羅觀翠在中大成立社會工作教育與研究中心,聘請本校社會工作專業大學本科畢業生做全職工作人員,並爭取到香港林護紀念基金會的支持,由該基金會提供學生實習補貼等費用,學生自行設計項目,進入社區和校園探索社會工作。

“當時大家對社會工作持有一份警戒心理,我們就用結果來‘話事’。”羅觀翠回憶道,她和學生們爭取了一些學校接受他們的社會工作服務,黎玉婷等學生為有需要的學生安排輔導小組、親子活動等,以提升孩子的抗逆力,此外還去戒毒所、福利院等單位實習,由香港的社工擔任督導指導支持。也正是社工進入學校後,老師們明顯感覺到一些孩子狀態更好了,“於是項目也傳開去了”。

2006年,十六屆六中全會作出《中共中央關於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要“建設宏大的社會工作人才隊伍”。一年後,廣州市海珠區被團中央確定為全國青少年事務社會工作試點,海珠區政府委託團海珠區委開展“青年地帶”社工站的建設。

“當政府要購買社工服務的時候,第一個就想到來中大找我們。”羅觀翠説,藉此機會,她推動學生們成立“廣州市海珠區啓創社會工作發展協會”,而啓創最初之所以稱之為協會,“是因為社會並不理解社工機構的概念,但大家都知道協會是做什麼的。”

彼時,啓創是廣州第一家正式成立的社工機構,辦公地點還是由之前服務的一所小學——前進路小學免費提供。學校希望支持社工們開展的相關社會工作服務。

有了機構,才可以承接“政府購買服務”的項目。當時,海珠區團委以招投標的形式引入啓創協會,開始試點開展“青年地帶”,主要為海珠區青少年及其家庭提供無償社工服務。啓創開始運用個案輔導、小組工作、社區工作等手法,以“社工 志願者”的模式為青少年提供生涯規劃、社會參與、青春期教育等支持。

如今,啓創的資料庫記下了早期社工們介入的許多個案。有初一男生被老師和同學稱為“混世小魔王”,而社工與同學建立了專業關係,針對他的情況進行班級和家庭訪視,學會管理情緒以及培養自信,擺脱了“混世小魔王”的稱號;有時常被人排斥的輕度智力障礙初中生在社工的介入幫助下,學會通過遊戲與同齡人交朋友,參與社工機構志願服務小組,成為服務者,成長為陽光青年,後來還被一家四星級酒店錄用。

在社工支持下,有着明顯變化的青少年並不在少數。中山大學對“青年地帶”的一項調查問卷顯示,青少年的平均滿意度得分為85分。據悉,“青年地帶”青少年服務項目,率先探索“政府購買社會服務”的模式,即由政府資助、團海珠區委進行統籌和監督、啓創作為服務承接方,這在全國都是首創,為以後推進政府購買社會服務奠定了基礎。

也是從2009年開始,社會工作經費納入廣州公共財政預算範圍,頭一年,廣州統籌投入2344萬元開展社會工作試點項目33個,涉及養老、青少年、社會救助、殘障康復等領域,開啓項目化購買社會工作服務的序幕。

“在這背後,其實是社工行業留不住人”

在社會工作的高速發展中,“青年地帶”項目不僅存活了下來,而且得以在海珠全區全面推廣,啓創在2012年更是以3年1650萬元繼續中標,成為當時全國範圍內最大的青少年單項社工購買服務項目。但對羅觀翠來説,推動啓創成立的最大動機,其實還是提供廣闊的平台,讓社工專業的畢業生得以實踐和展現他們的專長。

黎玉婷在畢業後,也成為了啓創的一員。她回憶,“當時羅老師覺得我們學了4年,如果沒有社會工作的對應崗位,在社會工作領域有所展現,會浪費4年的培養,所以一直希望創立一個機構。”

此前所學,都是為了發光發熱。她還記得,從實習開始,“我們的重點都不是標榜自己是社工,而是向大家介紹我們能做什麼。”後來在啓創,包括羅觀翠在內的每一個人都是從基層服務開始,從零起步,大家一同制定服務水平標準,建立相關制度,“我們有時通過培訓、研討會進行員工培育,希望大家有更高的專業追求目標。”

而在中大退休後,羅觀翠依舊沒閒下來,反倒將社會工作實務視作自己的主要工作,常常與社工站的社工一同走訪、評估、反思,尋找更適合的社工手法。

黎玉婷説,“羅老師一方面是啓創的總監和督導,另一方面,也是很多社工的人生導師,一起面對遇到的困惑,尋找未來的方向。”此後,啓創不斷髮展,在廣州市、佛山市、中山市、汶川縣及綿陽市等地開展青少年服務、長者社區關懷、醫務與康復服務、社區戒毒康復服務、社區治理等社會工作服務。

“我們一直是希望放慢腳步發展,但現在啓創的團隊已經有三百多人,其實也反映了社會工作在內地的飛速發展。”但在羅觀翠看來,其實社會工作還有許多挑戰需要面對。她説,社工起碼需要3~5年經驗才能積累一定的問題處理能力。在香港的社工機構,一個社工需要十幾二十年時間成長才能晉升至高級職位,但內地往往沒有這樣的時間準備。

“在這背後,其實是社工行業留不住人。”羅觀翠説,“在香港,一個社工機構成熟的項目能獲得政府較為穩定的支持。而在內地則不太一樣。”她遇到過很多社工,一開始對投身社會工作領域很熱情,但一旦成家立業,或時間久了後,就會覺得這個行業不穩定,“這導致了不少人才流失,整個行業軍心不穩。

社工機構如何獲取更穩定的社會支持,是行業進一步發展必須考慮的問題。此外,羅觀翠表示,社工行業還需要社工本科教育的大力支持。她説,“如今全國大力發展社工與社工相關服務,但高校人才輸出卻越來越弱,不被重視,這個也是亟需改變的。”


  • 微博推薦